公司新聞

光與影的記憶
發布日期:2018-10-31 瀏覽次數: 信息來源:中國海洋石油報 字號:[ ]
分享到:

攝影,是他的愛好,也是他的工作。

與許多沉浸在自己小天地的攝影人不同,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影視策劃室經理曲在田時時以一個“小人物”的視角,去感觸大工業的變遷。

他用光與影定格海洋石油工業的一個個畫面,進而串成一部改革開放40周年的畫卷。

在他的記錄下,海洋石油工業不再只是冷冰冰的鋼鐵,而是注入了血肉和溫情的一部活生生的歷史。

一個偶然的機會,曲在田與攝影結緣。

1984年,埕北油田開發,這是中國海油對外合作開發的第一個油田。在投標的過程中,有三家公司參與投標,兩家日本公司在展示時拿出的是鮮活的圖片和幻燈片,而曲在田所在的平臺廠拿出的是一堆技術資料。

大家第一次認識到了影像資料的匱乏。1984年,當時的渤海石油平臺廠成立攝影組,曲在田被抽調到攝影組。

曲在田有一種老海油人的執拗:選擇了,就要干好。

1997年在渤西油田拍攝期間,當時氣溫零下20攝氏度,曲在田佇立在暴風雪中,一會兒就變成了“雪人”。他怕相機快門凍上,就掀開棉服把冰冷的相機揣進懷里。其實,他自己早就凍得瑟瑟發抖。整整20多個小時,他用“眼睛”記錄下了這個項目的每一個重要節點,回到屋里時,他的手凍得連衣服扣都解不開。

1989年6月,曲在田在家休假時,被開水燙傷了腳,起了大泡。在家休息5天,腳還沒有好,他不顧醫生的勸阻,一瘸一拐地跟船出海了。因為,當時渤中34-4油田正在鋪管,這是我國首次鋪設雙層海管,曲在田不舍得錯過任何一個環節。

到了船上,他用床單把腳連腿整個裹上,讓船員兄弟攙扶到視角好的吊機駕駛室旁邊,抱著相機在那里拍,一連拍了20天,把鋪管關鍵環節全記下來。

在曲在田看來,拍照不但要能吃苦,還要等待那決定性的瞬間,盡管很多時候的等待并沒有結果。

他曾只身背著相機、攝像機和三腳架,徒手爬上60米高的吊機把桿,只為了拍下一張滿意的照片;他靜靜地在船邊蹲守一天一夜,只為記錄那施工的關鍵一刻;在雨中、在雪里、在冰上、在水里,在施工兄弟們曾到達的每一個最前線,都曾留下曲在田的身影。

這些年,曲在田在海上的日子遠比在家里的時間多,有時出海3個月以上,從一條船轉到另一條船。由于出海時間長,“濱海109”船的船員還“授予”他名譽職工的稱號。

“擅書者不擇筆”,與許多“器材黨”不同,曲在田更在意的是鏡頭后面的“頭”。“相機沒有思想,但攝影者有,對事件的思考比按下快門更重要。”這是曲在田對徒弟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
影視策劃室的韓慶記得,一次他和師傅曲在田乘坐交通船出海,海上刮起了6級大風,在船上站著都困難。甲板上東倒西歪地坐了一地倒班人員,曲在田看到這種場景,招呼韓慶來到駕駛室。他兩手環抱著韓慶,緊緊抓著駕駛臺讓他拍照。最后韓慶用相機定格了一張風浪里倒班的照片,這張取名為《藍海勇士》的照片多次獲獎。

正是對攝影的這種執著追求,曲在田拍出了許多人一輩子也拍不出來的好片子。

1984年至今的30余年間,他年均獲獎9次,最多的一年獲得各類獎項12次,并在國家級報刊上發表多件攝影作品,最終成為中國攝影家協會的一員。他還帶領團隊多次獲得中宣部、中國工業攝影協會、全國總工會等頒發的國家級大獎。曲在田的名字被中國攝影家大辭典收錄在冊。

現在見到曲在田會發現,他走路時肩膀有些歪斜,這是多年來扛著50多斤重的攝影設備出海落下的毛病。

如今,曲在田無論去哪里,都隨身帶一個小包,包里有一個小的卡片機。40多年與相機相伴,他已經對相機愛到了骨子里,一刻也舍不得分開。

曲在田和許多攝影人一樣,從不喜歡出現在鏡頭里。他有許多照片獲獎,但從來沒有一張上面有他自己。

他認為,他這些年攝影最大的意義在于定格瞬間,記錄事件,記錄歷史。從拿起相機的那一刻,這種情懷就成了他終生的使命。喬旭 賈雪東 撰文本 文所配圖片皆為曲在田作品。)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
目的地搜索
返回
光與影的記憶
發布日期:2018-10-31 信息來源:中國海洋石油報

攝影,是他的愛好,也是他的工作。

與許多沉浸在自己小天地的攝影人不同,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影視策劃室經理曲在田時時以一個“小人物”的視角,去感觸大工業的變遷。

他用光與影定格海洋石油工業的一個個畫面,進而串成一部改革開放40周年的畫卷。

在他的記錄下,海洋石油工業不再只是冷冰冰的鋼鐵,而是注入了血肉和溫情的一部活生生的歷史。

一個偶然的機會,曲在田與攝影結緣。

1984年,埕北油田開發,這是中國海油對外合作開發的第一個油田。在投標的過程中,有三家公司參與投標,兩家日本公司在展示時拿出的是鮮活的圖片和幻燈片,而曲在田所在的平臺廠拿出的是一堆技術資料。

大家第一次認識到了影像資料的匱乏。1984年,當時的渤海石油平臺廠成立攝影組,曲在田被抽調到攝影組。

曲在田有一種老海油人的執拗:選擇了,就要干好。

1997年在渤西油田拍攝期間,當時氣溫零下20攝氏度,曲在田佇立在暴風雪中,一會兒就變成了“雪人”。他怕相機快門凍上,就掀開棉服把冰冷的相機揣進懷里。其實,他自己早就凍得瑟瑟發抖。整整20多個小時,他用“眼睛”記錄下了這個項目的每一個重要節點,回到屋里時,他的手凍得連衣服扣都解不開。

1989年6月,曲在田在家休假時,被開水燙傷了腳,起了大泡。在家休息5天,腳還沒有好,他不顧醫生的勸阻,一瘸一拐地跟船出海了。因為,當時渤中34-4油田正在鋪管,這是我國首次鋪設雙層海管,曲在田不舍得錯過任何一個環節。

到了船上,他用床單把腳連腿整個裹上,讓船員兄弟攙扶到視角好的吊機駕駛室旁邊,抱著相機在那里拍,一連拍了20天,把鋪管關鍵環節全記下來。

在曲在田看來,拍照不但要能吃苦,還要等待那決定性的瞬間,盡管很多時候的等待并沒有結果。

他曾只身背著相機、攝像機和三腳架,徒手爬上60米高的吊機把桿,只為了拍下一張滿意的照片;他靜靜地在船邊蹲守一天一夜,只為記錄那施工的關鍵一刻;在雨中、在雪里、在冰上、在水里,在施工兄弟們曾到達的每一個最前線,都曾留下曲在田的身影。

這些年,曲在田在海上的日子遠比在家里的時間多,有時出海3個月以上,從一條船轉到另一條船。由于出海時間長,“濱海109”船的船員還“授予”他名譽職工的稱號。

“擅書者不擇筆”,與許多“器材黨”不同,曲在田更在意的是鏡頭后面的“頭”。“相機沒有思想,但攝影者有,對事件的思考比按下快門更重要。”這是曲在田對徒弟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。

影視策劃室的韓慶記得,一次他和師傅曲在田乘坐交通船出海,海上刮起了6級大風,在船上站著都困難。甲板上東倒西歪地坐了一地倒班人員,曲在田看到這種場景,招呼韓慶來到駕駛室。他兩手環抱著韓慶,緊緊抓著駕駛臺讓他拍照。最后韓慶用相機定格了一張風浪里倒班的照片,這張取名為《藍海勇士》的照片多次獲獎。

正是對攝影的這種執著追求,曲在田拍出了許多人一輩子也拍不出來的好片子。

1984年至今的30余年間,他年均獲獎9次,最多的一年獲得各類獎項12次,并在國家級報刊上發表多件攝影作品,最終成為中國攝影家協會的一員。他還帶領團隊多次獲得中宣部、中國工業攝影協會、全國總工會等頒發的國家級大獎。曲在田的名字被中國攝影家大辭典收錄在冊。

現在見到曲在田會發現,他走路時肩膀有些歪斜,這是多年來扛著50多斤重的攝影設備出海落下的毛病。

如今,曲在田無論去哪里,都隨身帶一個小包,包里有一個小的卡片機。40多年與相機相伴,他已經對相機愛到了骨子里,一刻也舍不得分開。

曲在田和許多攝影人一樣,從不喜歡出現在鏡頭里。他有許多照片獲獎,但從來沒有一張上面有他自己。

他認為,他這些年攝影最大的意義在于定格瞬間,記錄事件,記錄歷史。從拿起相機的那一刻,這種情懷就成了他終生的使命。喬旭 賈雪東 撰文本 文所配圖片皆為曲在田作品。)

分享到:
新疆福利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