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聞

南油往事不如煙
發布日期:2018-10-31 瀏覽次數: 信息來源:中國海洋石油報 字號:[ ]
分享到:

2005年夏天,父親驅車5個小時把我送到了離家幾百公里外的大學讀書,那是我第一次離開南油,離開父母的庇護。夜深人靜時,我坐在宿舍里,讀著QQ空間里被瘋狂轉載的一篇文章悄悄地抹去淚水。這篇文章題目叫《南油的孩子》。我知道,我終究是要回到那個地方的。

“你來自哪里?”“湛江南油。”“第一次聽說,那個地方怎么樣?”“是一個石油基地……”第一次宿舍臥談,我向舍友們介紹南油,黑夜掩蓋了我激動的面容。從此以后,只要有人問我來自哪里,我總會特別自豪地介紹:“我來自湛江南油,那是一個石油基地。”

上世紀70年代初期,老一輩海油人開始在一塊荒灘上建造一座城。10年后,南油基地成為了湛江市坡頭區內嵌的一座繁華之城,有碼頭、單位辦公樓,石油人自己的生活小區、學校、醫院、公園、商業街,我們這一群“80后”也成了前輩們在油城灑下的種子,溫潤成長。

油城的孩子有自己的成長特色。從呱呱墜地開始,便注定了我們要互相攜手,共度孩提時代,彼此是伙伴、是同學、是至交。兒童公園里的哈哈鏡、怡海園里的大草坪、圖書館里的書架,還有穿梭在每個生活區、有兩節車廂的南油公交車。“80后”的青蔥歲月在石油小城悄然流逝。

油城的“80后”有自己的驕傲,卻從不自負。崖13-1油田成功投產的慶典大會上,幾乎整個南油的中小學生都賣力演出,那是屬于油城人的歡騰;香港還未回歸之時,中海油成功向香港輸送天然氣,那是屬于油城的輝煌;我們知道海底有石油,我們清楚什么是鉆井平臺,我們唱著《我為祖國獻石油》。

油城的“80后”有自己的孤獨,卻從未言明。作文課上,老師念著范文:“我的父親是一名海上工人……”因為海上石油的特殊工作環境,油城的孩子對著大海遠處深懷想念。老師還未將作文念完,班上早有幾名同學哭了起來,朦朧了遠去的拖輪。

油城的“80后”有自己的特色,卻從不嫌棄。來自五湖四海的父母結緣于此,我們不是四川人、不是東北人、不是湖北人,“80后”的我們是“南油人”,我們有自己的南油普通話。參加工作不久,有機會到燕郊學習,人群中聽見熟悉的口音,轉身詢問:“你是南油人嗎?”對方的眼里迸出欣喜的神色。不管走到哪兒,南油普通話成為我們的辨識標簽。

18歲那年,父輩們揮手告別:“走出去吧,見一見這個世界。”四載歸來,油城的孩子毫不猶豫傳承石油精神,坐上拖輪,爬上井架。

前幾日,沿著超市的樓梯逐級而上,不經意間抬頭,對面從上往下的扶梯上站著一個白發婦人,那熟悉的面孔讓我不禁錯愕了。待扶梯再靠近一點,我終于確定,那是小學時的數學老師。

我盯著她好幾秒,她也朝我看了一眼,但表情未有任何變化,終究沒有認出我來。

她執教半生,我猶如滄海一粟。我相信歲月曾經在她的心上刻下我的名字,我也相信,那刻下的烙印不是不夠深,而是被后來的時光填平了。而我只想說一句:“如果最后注定是一個單人記憶,那么都由我來記得就好。”

南油啊,寫不盡的倥傯,憶不完的流連。(鐘欣茵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
目的地搜索
返回
南油往事不如煙
發布日期:2018-10-31 信息來源:中國海洋石油報

2005年夏天,父親驅車5個小時把我送到了離家幾百公里外的大學讀書,那是我第一次離開南油,離開父母的庇護。夜深人靜時,我坐在宿舍里,讀著QQ空間里被瘋狂轉載的一篇文章悄悄地抹去淚水。這篇文章題目叫《南油的孩子》。我知道,我終究是要回到那個地方的。

“你來自哪里?”“湛江南油。”“第一次聽說,那個地方怎么樣?”“是一個石油基地……”第一次宿舍臥談,我向舍友們介紹南油,黑夜掩蓋了我激動的面容。從此以后,只要有人問我來自哪里,我總會特別自豪地介紹:“我來自湛江南油,那是一個石油基地。”

上世紀70年代初期,老一輩海油人開始在一塊荒灘上建造一座城。10年后,南油基地成為了湛江市坡頭區內嵌的一座繁華之城,有碼頭、單位辦公樓,石油人自己的生活小區、學校、醫院、公園、商業街,我們這一群“80后”也成了前輩們在油城灑下的種子,溫潤成長。

油城的孩子有自己的成長特色。從呱呱墜地開始,便注定了我們要互相攜手,共度孩提時代,彼此是伙伴、是同學、是至交。兒童公園里的哈哈鏡、怡海園里的大草坪、圖書館里的書架,還有穿梭在每個生活區、有兩節車廂的南油公交車。“80后”的青蔥歲月在石油小城悄然流逝。

油城的“80后”有自己的驕傲,卻從不自負。崖13-1油田成功投產的慶典大會上,幾乎整個南油的中小學生都賣力演出,那是屬于油城人的歡騰;香港還未回歸之時,中海油成功向香港輸送天然氣,那是屬于油城的輝煌;我們知道海底有石油,我們清楚什么是鉆井平臺,我們唱著《我為祖國獻石油》。

油城的“80后”有自己的孤獨,卻從未言明。作文課上,老師念著范文:“我的父親是一名海上工人……”因為海上石油的特殊工作環境,油城的孩子對著大海遠處深懷想念。老師還未將作文念完,班上早有幾名同學哭了起來,朦朧了遠去的拖輪。

油城的“80后”有自己的特色,卻從不嫌棄。來自五湖四海的父母結緣于此,我們不是四川人、不是東北人、不是湖北人,“80后”的我們是“南油人”,我們有自己的南油普通話。參加工作不久,有機會到燕郊學習,人群中聽見熟悉的口音,轉身詢問:“你是南油人嗎?”對方的眼里迸出欣喜的神色。不管走到哪兒,南油普通話成為我們的辨識標簽。

18歲那年,父輩們揮手告別:“走出去吧,見一見這個世界。”四載歸來,油城的孩子毫不猶豫傳承石油精神,坐上拖輪,爬上井架。

前幾日,沿著超市的樓梯逐級而上,不經意間抬頭,對面從上往下的扶梯上站著一個白發婦人,那熟悉的面孔讓我不禁錯愕了。待扶梯再靠近一點,我終于確定,那是小學時的數學老師。

我盯著她好幾秒,她也朝我看了一眼,但表情未有任何變化,終究沒有認出我來。

她執教半生,我猶如滄海一粟。我相信歲月曾經在她的心上刻下我的名字,我也相信,那刻下的烙印不是不夠深,而是被后來的時光填平了。而我只想說一句:“如果最后注定是一個單人記憶,那么都由我來記得就好。”

南油啊,寫不盡的倥傯,憶不完的流連。(鐘欣茵

分享到:
新疆福利彩票